浮梁教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脑力倍增 > 想象力 > >

翁万戈:六世家藏成了我的人生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翁万戈:六世家藏成了我的人生

  多年前友人、学生观摩翁万戈先生(右)藏《长江万里图》

     今年9月,美国波士顿美术馆将为中国的一个家族举办家藏精选展,展出30件极为特别的中国文物,它们来自旅美华人收藏家翁万戈。在去年的百岁寿宴上,翁万戈宣布,把跟随了自己近一个世纪的翁同龢旧藏——长达16米的清代王翚《长江万里图》等183件文物无偿捐赠给波士顿美术馆。
  翁万戈是清朝两代帝师翁同龢的五世孙。作为同治、光绪两朝帝师,翁同龢也被称作中国维新第一导师,其父翁心存是两朝重臣,其兄翁同书、翁同爵也是封疆大吏。因此翁家有“一门四进士”“翁家三巡抚”之誉,门生故吏满天下,对清末政局影响很大。翁家还爱好收藏书画,是中国收藏群落里的大宗,嘉德拍卖行曾评价翁氏家族的藏品说:“目前所知的海外藏家,像翁氏家族这样的收藏,无论从质量,还是传承意义上,都无人可以取代。”
  据记载,翁心存广泛收藏各类文物,翁同龢则不同于父亲,更专注于收藏字画。他博览群书,对古玩字画的鉴赏、勘阅颇为精通,这也为他日后甄别佳作,为翁氏家族挑选出第一批珍贵的藏品打下基础。据接近翁万戈的人士介绍,翁家藏品中明朝字画除吴门四家、董其昌的,以陈洪绶的作品最多;清代画家中的四王吴恽、四僧、金冬心的作品最多,可见翁氏收藏有着文人风范,以性情爱好为尚。
  这其中“清初画圣”王翚所画16米长的《长江万里图》被翁同龢视为珍品,画中富有想象力地描绘了中国这条著名大江从源头至入海口绵延数千公里的沿途景色,气象宏阔。据说为了买到这幅画,他把原本要购买府宅的400两白银全都拿了出来,报价甚至比当时卖家报的还要高出4成。而他收藏的南宋梁楷的《道君像》,因为是梁楷传世作品中唯一的工笔人物画,也成为中国收藏史上不可多得的佳作。
  翁同龢一生未育子女,过继了兄长之子,而翁万戈(原名翁兴庆)也是过继给翁同龢的后嗣翁之廉为子的。1920年,翁万戈在两岁时,继承了一切家藏古籍、碑帖、书画,以及翁家在常熟的祖宅彩衣堂等。
  有人说,翁氏六世收藏和中国近代史是相映照的。这批文物历经列强侵略、农民起义、抗战、内战等烽火硝烟,仍然得以私人收藏传诸后代,其原因何在?学者郑重曾于2012年在美国采访过翁万戈,他在文中写道:“翁先生说他熟读《孙子兵法》,领略到‘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之奥妙。”
  1938年,20岁的翁万戈随身携带两千美元赴美求学,获得美国普渡大学机电工程硕士学位后,出于幼时耳濡目染对书法绘画的兴趣,进入威斯康辛大学改学油画。
  1948年,留美十年的翁万戈携妻女回国,当时国共内战正酣,他后来回忆,“我决定将天津藏品运到上海,又碰到通货超级膨胀,不得已在11月17日乘美国西北航空最后一班飞机与故国离别。事先把文物装箱海运,怀着深沉的忧虑。幸而天从人愿,1949年春,一切文物安抵纽约,开始我守藏的任务”。
  居美期间,翁万戈利用电影宣传中国文化,拍摄了《中国佛教》《故宫博物院》等许多专题影片;他举办关于中国建筑、竹雕、紫砂壶的各种展览;他撰写的电影纪录片解说词及展览目录都成为重要的英文著作。其中,翁万戈用英文写作的《故宫博物院》一书,从建筑、雕塑、青铜、陶瓷、书画、珍宝等十章介绍故宫,是介绍故宫颇为全面的一本英文书,在美、英、德等国家销量不小。
  翁万戈曾说,对于收藏他是只藏不收,就是守护着祖上留下的珍品。然而,家藏运到美国以后,保存又成了问题。自1949年运抵美国之后,因为保险太昂贵,也无公司敢保,这批藏品就在曼哈顿的一家库房中存放了30年。直到翁万戈结束了自己电影技术工作的职业生涯,在新罕布什尔州一处风景秀丽的地方建造了房屋,这批家藏才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居所——莱溪居(翁万戈以屋前的小溪为自己的居所命名)。在此,翁万戈潜心研究翁氏文献和中国书画,翁家的这批家藏则始终伴随其身边,但世人并不知情,都以为已毁于战火。
  1985年,“翁氏藏书”突然出现在美国大都会博物馆“中国善本书展”上,引起轰动。之后,文物专家傅熹年赴美,专程到翁万戈的住所莱溪居,看到了那批漂泊在外的藏书和文献。回来后,他盛赞莱溪居藏书中有不少近百年来学人不知其存否的孤本秘笈,“论版本学上的价值,显然在包括美国国会图书馆、哈佛燕京图书馆在内的美国各馆所藏中国宋元刊本之上”。
  这期间,翁万戈频繁在中美之间往来,他越来越觉得,那些曾经从大陆带过去的书,是时候带回来了!他说:“中国往往对书籍看得重,有时候高过书画。”2000年,翁万戈夫妇带着几百册翁氏藏书回来了。他们把书转让给了上海图书馆,翁万戈说这其中还有个考虑,上海离常熟很近。而常熟,则是翁氏家族的故乡。
  2000年,上海图书馆在上海市政府支持下以450万美元收购了翁万戈所藏善本80种,这在当时可谓海内外瞩目的文化大事。这些善本包括宋代刻本11种、元代刻本4种、明代刻本12种、清代刻本26种,名家抄本、稿本27种。其中,《集韵》《邵子观物内外篇》《长短经》《重雕足本鉴诫录》《会昌一品制集》《丁卯集》《嵩山居士集》等宋刻本均为孤本。
  “对这批书的价值,要看从哪个角度说。若是从文物、版本学角度,那么宋孤本无疑是最有价值的。如果从历史研究的角度来说,那么翁氏收藏中的一些家族日记、书稿、信函,也非常有价值。”人大清史所的阚红柳认为,“《翁同龢日记》是晚清最高统治集团政治内情的实录,家事、国事、天下事,无所不包”。日记的内容几乎包括了咸丰、同治、光绪三朝的所有重大历史事件,涉及中法战争、洋务运动、海军建设、黄河决口、甲午战争、戊戌变法等。
  2015年,翁万戈将包括《翁同龢日记》手稿47册在内的一批珍贵文献捐赠给了上海图书馆。时隔半个多世纪,翁氏藏书与文献中最重要的部分又回到了上海。
  对于翁家藏品中的画作,翁万戈也在一一为它们安排归宿。2010年,翁万戈将伴随其在美国“客居”61年的明吴彬绘《勺园祓禊图》交送到北大校长周其凤手中,实现了他长久以来“送勺园图回家”的心愿。而在去年向美国波士顿美术馆捐赠《万里长江图》之后,翁万戈又在今年年初向上海博物馆捐赠了明代画家沈周《临戴进谢安东山图》、清代画家王原祁《杜甫诗意画巨轴》两幅画作。
  翁万戈曾不止一次说:“我为家藏而活,而家藏也成为了我的人生。”对所有的私家收藏来说,散几乎是一种宿命。它是超越个人悲喜的,有散有聚,保证文化始终传承,这大概才是翁氏藏品的价值所在。   
     (本报记者 徐静整理)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分享到: 更多

更多关于“想象力”的文章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