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梁教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脑力倍增 > 思维导图 > >

新一代联合军官:思维导图取代word+投影仪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时代与人,一个不变而又常变的命题。

关注当今中国的人们不难发现,在习主席治国理政的战略擎画中,“新一代”“这一代”“每一代”渐成高频词,展现了领袖关于“时代与人”的思考。

一代人可以有怎样的作为?改革潮起,战区成立,身着不同颜色制服,告别各自军种身份,我军第一代联合军官走上历史舞台,用忠诚与担当开创崭新的事业。

每次时代变革的因由成败都在人,每个宏大事件的叙事基点都是人。今天,我军“脖子以下”的改革已全面展开,更多的人走进时代的潮起潮落。我们透视第一代联合军官群体的当下和远方,正是为了汲取奔流不息、一往无前的力量。

人是历史的剧作者,又是历史的剧中人,但却不是每一个人、每一代人都有机会擎住历史的笔锋。当历史张开双手的时候,是让时代塑造我们,还是勇敢去塑造时代?

话题一●变革意识

●“新时代的到来,不会像睡了一宿就是明天那样。”换上新的臂章,更要勇敢打破自己旧的壳。

●如果战区成立之后,只是把不同军种制服的人联合到一个投影仪前推材料,无疑是可悲的。

我们会怎样“打开”自己忙碌的一天?

打开办公室、打开计算机、打开Word……南部战区作战局综合计划处副处长周黎明坦言,如此顺序的“重启”,已记不清循环了多少年、多少天。

而如今,周黎明工作时,第一个打开的软件却常常是中文名为“思维导图”的MindManager。

“这是一款激发、管理和交流思想的软件,除了文本之外,还能很好地处理相应的层次结构、空间方位、图标等信息,在现代经济组织、社会组织中应用比较广泛。”周黎明这样介绍自己的“新战友”。

“过去感觉离开Word没法干活,现在越来越依赖MindManager。”南部战区宣传局宣传处处长赵凌宇也是这款软件的青睐者,“它还是一个项目管理软件,可以将头脑中形成的思想、策略以及关联信息转换为行动蓝图,让团队以一种更加快速、灵活和协调的方式开展工作。”

春江水暖鸭先知。MindManager在战区军官们的电脑桌面上悄然有了快捷方式,源自大家在筹划打仗时发现:我们不仅需要一个打字工具,更需要思维工具、交互工具。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一器之新,一事之新。然而,多少年、多少天,“Word+投影仪”是我们最常见的信息化办公样式,“材料+会议”是我们最常用的指导和开展工作的方法。如今,战区是新事物,联合军官是新岗位,步入“新体制”时间,我们如何来落实主战职责?

“名称改了、符号换了、人员动了、驻地变了”,仅仅是改革的开始。“啃硬骨头”“涉险滩”“过火焰山”……在改革向纵深推进的节点上,只有身临其境,才能咀嚼出习主席一些话语的深意。

——“有多少文电是关于打仗的?”中部战区党委机关在“新体制、新职能、新使命”大讨论中的这一自问,问出了“五多”之疾的顽固:老“五多”、新“五多”、以“五多”纠治“五多”……不改变人,就无法真正为“练兵打仗”而忙。

——“为什么还是各自为战的观念?”北部战区计划对联合战备值班进行规范,来自不同军种的同志却起草了不同版本的方案……不改变人,就难免陷入“穿新鞋走老路”的窘境。

马克思说,过时的东西总是力图在新生的形式中得到恢复和巩固。一位将军记忆犹新:当初部队里有了计算机,很多人第一反应是写材料更方便了。据不完全统计,如今我军人均计算机拥有量已领先外军,那么信息化素养是否真的“水涨船高”?

“新时代的到来,不会像睡了一宿就是明天那样。”换上新的臂章,更要勇敢打破自己旧的壳。

放眼域外,《戈德华特-尼科尔斯国防部改组法》是美军现行联合作战体制的支撑,被称为美军史上“最伟大的一次巨变”。然而谁能想到,立法之初,美国海军甚至成立了一个专门抵制新法案的办公室。

周黎明是这一法案的中文译者之一。谈及此,他颇有警思:可怕的是活在“现在”太久了,人会变得麻木,就会因为固化而无法向过去告别,因为落后而无法与未来握手,遇事往往自觉不自觉想着以前那些套路。鲁迅曾无情地批评这种人,“正如我辈约了燧人氏以前的古人,拼开饭店一般,即使竭力调和,也只能煮个半熟。”

旧事物有一百个父亲,新事物却像一个孤儿。如果喊的是主战备战,却打着过日子的算盘;说的是现代军事制度,用的还是过时的模式和做法。联合军官就会是虚有其名……一位参谋感慨地说,如果战区成立之后,只是把不同军种制服的人联合到一个投影仪前推材料,无疑是可悲的。

唯有破茧重生,我们的素养才能真正从“工于辞令”到“善谋打仗”。

话题二●重塑思维

●虽然“开放性思维”是个新名词,在我军却是一条老经验。

●满足于做“笔杆子”“资料员”,甘于当“传声筒”“应声虫”,这样的参谋怎么能行?!

都说这是一个重塑的时代,怎么重塑?都知道向前走,怎么走?

在某战区,军官们经常谈论起一场研讨会——

那一天,召开联合作战课题研讨会的通知下发,一行字格外醒目:战区首长将和大家进行辩论。

“辩论?这话,大家当时都没当真。”一位少校笑着说,“毕竟,开了这么多年会,首长哪回不是来批评指正、拍板定调的?谁曾想,开会时看到大家那么犹疑、羞涩,首长把我们拉到前排发言。”

不再是台上台下、不再是人微言轻,有了直抒己见就有了真知灼见。这一场辩论,提出的200多条建议,有力推动了课题研究走向深入。

一场辩论,到底解放了什么?

一位参谋坦率直言:担当联合军官的责任,需要重塑我们自己,但这种重塑如果仅仅停留在军种知识、信息技能上,还是狭隘的、低层次的,首先应该重塑的是我们的视野和思维。

一位首长想得更深:我们老说统一思想,前提是解放大家的思想。“贞百虑于一致,驱万途于同归”,首先要有开门纳“百虑”的胸襟。

我们干着前人没有干过的事业,就要让思想的闪电走在时代的雷鸣之前。

为什么说联合指挥军官首先要有开放性思维——

“虽然‘开放性思维’是个新名词,在我军却是一条老经验。”一位将军回忆说,战争年代,我们的军队不搞领导绝对正确那一套,不但在政治上是民主的,军事上也发扬民主,有时甚至还准许士兵讨论作战命令,每个战斗小组都开“诸葛亮会”。

那么,今天怎么当好联合领导、带好联合队伍?

过去,有的领导谈到联合作战中的要素交互、力量配属,一张嘴说的就是“还不都是我的兵吗?”这还是部属意识。推进联合作战,指挥员要树立团队意识,善于组织精英团队,善于发挥众人所长。


分享到: 更多

更多关于“思维导图”的文章

热榜阅读TOP

本周TOP10

思维导图在物理教学中的应用

思维导图在物理教学中的应用

摘要:介绍思维导图和相关软件,阐述其在组织物理概念、探讨教学和学习问题和指导学生学习等方面的物理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