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梁教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英语学习 > 生活英语 > 购物英语 > >

游客成都旅游被关购物店 必须待够时间才能出去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游客成都旅游被关购物店 必须待够时间才能出去

游客成都旅游被关购物店 必须待够时间才能出去

“低价团”香港游打死人,舆论一片哗然,也使得“低价团”再次进入舆论风口。已成为旅游市场顽疾的“低价团”并不算陌生,但其生长轨迹、营运模式以及治 理路径却少有人了解,本期原点周刊为您起底低价团,揭秘低价团背后的利益链条,以期为您的出行选择提供一些有益的指导和建议。

西安游客被关购物店“必须待够时间才能出去”

杨昊霆

“回想起那天的场景,真的是一身冷汗。”雷敏说,自己得感谢接待方“不杀之恩”。

她之所以会如此打趣,无疑是受了10月19日内地游客在港遇袭身亡事件的影响。当日上午10时,54岁的黑龙江游客苗某,随300元团费的低价购物旅行 团入港,在红磡民乐街“D2 Jewel-lery”珠宝店内购物。导游邓某因团员张某未购物争执拉扯,苗某劝架时引发打斗。随后,多名男子突然出现,将苗某和张某拖出店铺进行殴打, 直至昏迷。后苗某不治身亡,引发舆论哗然。一时网络上段子满天飞,内地、香港民众间的微妙情感纠葛再度重启。

购物店:“没有我的签字,你们走不了的”

“这个事让我太后怕了。不由想起两周前在成都的遭遇,可能我胆小,但还是觉得自己运气好、命大。”29岁的雷敏是西安一名金融业白领,她在国庆长假时,临时起意约了一位朋友前往成都,却不料经历了一出“旅行历险记”。

此事要从10月3日说起,当天她们到达成都,入住酒店,一张“成都周边一日游”的彩页,让她们决定改变“自由行”,“除了觉得价格挺实惠,主要是觉得有 人带着,车辆行程什么的也有安排,比我们自己没经验瞎跑乱撞,肯定效率高,也安全。”打了一番小算盘后,两人报了次日的名。可是,第二天发生的一连串事, 一件比一件让人心凉乃至后怕,特别是下午5时许,当团员们按规定在车上集合完毕。正当她们盘算着“1小时就能回成都,还可以接着逛锦里”时,导游突然宣 布,下一站并非成都,也不是有些团员报名的地方所承诺的古镇,而是“位于郫县的、当地政府刚刚建好的、只对外宾开放的一个免税区”。

“导游再三叮咛,‘进去以后不要乱说,不要乱问,不要惹麻烦,要尊重讲课老师,’还说如果出了问题,她也没有办法。”这段话搞懵了一车人,有些窃窃议论,有些表示抗议。然而,导游置若罔闻。

两个没经验的姑娘有些担心。但同时互相安慰壮胆,“郫县不是产豆瓣嘛,实在不行就买上点,回去也能用得上,最多比市区高价点。”

夜色中,包车抵达所谓“只对外宾开放的免税区”。“整个院子黑漆漆的。心里一下就紧张了。”

让雷敏更紧张的是,她没有看到豆瓣,也没有看到其他任何成都特产。

“近千平米一个场地,装修倒不算太豪华。陈设了近百个玻璃柜台,摆满了金银玉石。大厅里相隔几米就有一名销售人员,但近百个人不发出任何声音,就那么笔直站着。”雷敏说,她和女友下意识地握紧了彼此的手。

一车团员都被引导着,径直带进大厅最里头的一间屋子。“我当时观察,类似的房间至少有10间。刚一坐定,门就被关上了,而且屋子是没有窗户的,角落还装着摄像头,房间里摆了几十把椅子,特别压抑。”

“你听着悬乎,但当时就是这么回事。”雷敏说,两名自称专业老师的人,在大致问清团员们来自哪里后,开始介绍珍珠、玉石的价值和真假鉴别技巧。

有人想走。却被告知“不行”,“必须待够时间才能出去。”差不多20分钟后,“老师”带领他们开始欣赏其公司的产品,并声称“和你们有缘分,今天都能享受特价”。

当有人再次表示不感兴趣、要求离场时,“老师”语气严正,“没有我的签字,你们走不了的。”

“幸好,我们那一车30来人里,总算有几个人‘慷慨解囊’,消费了3000多元。”雷敏他们才被获准离场。

经历了捏着冷汗的40多分钟后,雷敏总算坐上了回成都的车。“真的很后怕,下次再也不跟团了。那种感觉,就像自己是流水线上的一只待宰猎物,被机械安排,历经不同工序,都盯着想榨取价值。”

从业者:一日游、港澳、云南是“高风险”

“这再正常不过了。”吕悠悠说,“咱们西安也是旅游目的地,周边一日游比成都多,不管东西线都有购物项目。”

27岁的吕悠悠从事旅游业已有6年多,供职于知名国有旅游巨头在本地的分公司,是一名“组团手”。

33岁的陈勇在某国有旅游公司承包了一个部门,专做出境团,很有些年头。他也觉得,低价团甚至“零团费”的旅行团,责任并不全在经营者。

“因为现在市场可以选择的旅游方式很多,竞争激烈,很多游客就光想选个最便宜的。殊不知自古以来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但还是想少花钱,再出去赌赌运气。”陈勇说,业内人士都知道,所谓低价团,“并不是我们创造出的需求,而是市场有需求,我们不得不顺应。”

上世纪90年代后,国内旅游市场才逐渐成形,最早都是散客或者单位旅游,接到地方游览主要景点,买点纪念品就得;后来各地都把旅游当成产业做,门票再加旅游纪念品;后来各种资本都进入了,竞争越来越激烈,降价成了主要手段,购物自然成为保本甚至盈利的关键。

陈勇透露,低价团尤其“宰客团”,主要集中在3条线,“第一就是短线一日游,第二是港澳,第三是云南。虽然香港这次出的事算是极端个例,但你看看近几年所谓强制购物的新闻,基本都发生在这三条线上。”

10月28日,中消协公布了“国内部分旅游线路体验式调查”报告,也从侧面印证了上述业内人士透露的内情。“74%以上国内旅游线路存在相对严重的问 题……西南和东北地区的强制消费现象比较严重,一些旅游区的商品质量难以保证……强制参加自费项目的问题较为突出,且存在导游拿回扣现象……西南地区尤为 严重。”

曾亲自带过云南团的陈勇表示,标价8000多元的翡翠镯子,他可以不到2000元就拿下。

低价团是如何“低”出来的

陈勇透露,一家经营有年、周转正常的旅行社,只要稍微有些实力,是不会像旅客那样,临时起意,设置行程的。

“每年开始时,我会结合上年经营情况,和今年打算投入的成本,初步订好我承包的这个部门的多数主推路线和产品组合。期间如果某条线路或者某个国家突然热起来,才会大幅调整计划。”


分享到: 更多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